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黄大仙精准预测2015 > 句法 > 正文

句法标签从哪儿来?——记北大句法小组关于Labeling Algorithm的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28

  本文由“北大句法阅读研讨小组”成员郝琦整理而成,应视为该小组原创文章,如若引用,请注明“引自语言学微刊刊载北大句法阅读研讨小组讨论记录”。侵权必究。

  整理者对录音内容略有润饰修改,并且剔除了一些和文章核心内容关系不紧密的讨论。欢迎读者积极反馈。

  “北京大学句法阅读研讨小组”由北京大学外语学院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所助理教授胡旭辉博士发起和主持,参加者主要是北大中文系、外语学院语言所和兄弟院校语言学专业的硕、博研究生。本小组研讨活动不隶属任何课程,完全是同学们在课程外自愿参加。欢迎对句法研究有兴趣的老师和同学加入。

  阅读小组活动的主要目的是:(1)通过阅读国际期刊生成语言学方向的论文,了解句法研究的最新动向;(2)通过论文阅读和研讨掌握句法理论的核心概念和论文写作思路;(3)为研究生提供自由讨论句法问题的平台。

  阅读小组的活动每两周一次,讨论前阅读1-2篇论文(主要来自国际期刊)。小组成员提出希望讨论的主题,胡老师根据主题选择论文,小组成员也可以自己推荐论文。

  2016年6月3日,临近学期尾声,在外语学院新楼,小组举行了研讨活动。此次研讨的内容是意大利著名生成语言学者Luigi Rizzi今年刚刚发表的Labeling, maximality and the head-phrase distinction一文,该文是对Chomsky的最新理论“标签算法”(Labelling Algorithm)理论的跟进研究。目前国内学界尚未对这一最新理论展开讨论,北大句法小组选择这篇文章进行研讨,体现了小组紧跟前沿句法研究的目标。语言学微刊选择优先刊发此次讨论内容,也体现了微刊传播最新学术成果,而非仅仅做科普工作的宗旨。

  由于本次讨论内容是纯粹的句法理论探讨,名词术语较多,讨论时也夹杂较多英文表达。为了使文章简洁,也为了尽量还原讨论的原貌,整理稿不做术语的说明和英文表达的转译,望读者谅解。

  最近几年,Chomsky本人提出的全新理论当属“标签算法”(Labelling Algorithm)(Chomsky 2013, 2015)。这个假设对句法推导的动因提出了新的解释,Chomsky在他的最新的两篇论文里也用这个假设对一些句法现象做出了新的解释。Chomsky提出的理论,一般都首先由他或者他和其他学者合作提出假设,之后由主要的学者进一步深入、扩展(也包括修正)。“标签算法”也已经体现出了这样的趋势。今天我们讨论的这篇论文就是生成语言学领域的主力Rizzi对于“标签算法”的进一步深化。就我所知,目前国内学界还未讨论这个最新理论,我们今天的讨论,也算是融入前沿探讨的一个尝试吧。

  Hmmm…首先,这篇文章说,过去在GB理论的框架下,X-bar这样一个结构就带给了我们label,就告诉了我们这些句法节点的category是什么。但是现在我们认为,单纯的句法上的结构是不带来category的信息的,这些信息都是从词库里来的。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们如何根据词库里的信息决定我们生成的这个结构是什么category?这就是这篇文章要回答的——我们利用labeling algorithm来决定句法节点的category。

  这边我插一句。Chomsky他自己是这么说的,他13年和15年的论文是说,如果你有一个categorizer,比如n,然后呢,有一个root。他说你可以认为root也有一个label,label就是“root”。而“root”这样一个label是非常弱的,所以呢,当它和n放在一起后,n就成了整体的label。

  这是第一,第二你要问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它的动机——为什么要有label?

  对,就是因为它要能够被解读。就是说你这样不断merge, merge, merge,merge出来的东西,你要放在C-I interface上面去解读,解读的时候你要给别人提供一个标签去解读。那这里面就……okay,你先说,你没说到的我再补充。

  哦,哦。第二种merge是一个head和一个phrase的merge,那肯定就是那个head获胜了。举的例子是一个T和一个AspP去merge,那肯定就是T获胜,得到TP。第三种情况是phrase和phrase如果merge的话,他区分两种情况,一种叫external merge,就是merge的两个成分本身是独立的,不是一个从另一个中移出来的,比如the boys和meet the girls去merge,就是一个域外论元去和谓词(vP)merge。那这怎么决定呢?他认为,the boys最终要提到主语(Spec of TP)的位置上,它移走了,肯定是另外一部分获胜(最终得到vP)。

  这里面你要注意它的因果关系。以前你说the boys要移动,是因为有一个所谓的EPP。EPP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以及非常含糊的东西,就是说你要把域外论元移到Spec of TP,为什么,搞不清楚。Chomsky讲的最简单的一句话是,因为每句话都要有个主语。

  然后呢,现在说可能的动机是因为labeling algorithm。为什么呢?因为一个XP和YP去merge,你就没法给它加标签了,因为这里不存在谁选择谁的问题。那你有两种方法,第一种方法是你把XP拿掉(移走),只剩下YP了,那最终标签就是YP;第二种办法就是XP和YP有个shared feature,合并之后label就是那个shared feature。

  嗯,第二种就是internal merge,一个成分从另一个成分中移出来后再与那个成分merge,比如疑问句which girl+you saw__。这种情况就是需要用一个shared feature去决定整体的category是什么。上面这个例子中shared feature就是[+Q],所以合并之后形成一个疑问句。

  上面这三种merge的不同是由head和phrase的不同带来的,那么下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区分head和phrase,如何让labeling algorithm知道一个成分是head还是phrase?这里提出了这样一个技术手段,就是从词库中直接拿出来的一个element有“lex”这样一个feature。那么head就可以定义成拥有lex feature的category。一个lex category和另外一个category merge的时候,有两种情况,一个是lex feature会投射到更高的成分上,另一个是更高成分并不继承这个lex feature——对于前者,我们得到一个complex head,对于后者,我们得到的结构就离开了head zone,变成了一个phrase。

  从这里可以看出来,你在进行理论解释的时候,有时候不得不进行一些描述性的工作,比如他说的lex feature,其实是描述性的。他想要讲的是,词库里的两个成分合并后还可以是一个词汇性的成分。这样的话其实能解释很多现象,比如很多语言中有很多incorporation现象,包括noun incorporation (也就是名词融合到动词里),Baker讲过很多;意大利语中有很多clitic也与这个有关。

  我在这里有个问题。就是lex feature怎么向上传递的问题。文中(17)这个树形图(附在下面),Num lex和n lex结合之后得到Num,就没有lex了。他的解释是说,选择Num的D-head,就是这里的the,是个functional element,这种成分只能选择一个phrase,不能选择带lex的东西,所以Num一定是个phrase,要去掉lex feature。我觉得这里在逻辑上有问题,就是说你有没有lex不是由你自己(的组成成分)决定的,而是由选择你的成分决定的。这里说不通啊,既然说lex是向上传递的,那应该完全是自下而上的过程啊。

  那确实这里只是一个描述性的说法,因为D一般来说选择phrase,所以你这里的Num一定是个NumP。

  他没有回答lex的projection的问题。而这个对head和phrase的区分是直接相关的。

  对,所以我说他这里的lex是描述性的。这里确实需要独立的原因来解释Num为什么是个phrase而不是lexical item。但是他没有提供给我们,在这一点上没有达到我们的期待。

  不过这样很好,这就给我们提供了一个agenda,我们能不能进一步发展这个理论。(笑声)不要笑,这是可以的呀。Rizzi这里虽然是描述性的,但已经把问题很好地抛给我们了。这是好论文的特点,他做到多少,还有多少没有做,我可以看得出来。

  所以说这里解释了一个问题,就是移动什么时候停止。他这里解释得很清楚,就是按照labeling algorithm来,如果形成了一个label了,那就可以解读了,我就不需要移动了。不过其实这个Chomsky已经说过了。

  下面一部分讲head movement。这里有一个概念我不太明白,就是No Tampering,这里是他自己提出了一个revised版本吗?

  其实No Tempering的理解很简单,就是说你把X跟Y合并,但X和Y本身不会因为你的合并产生本质的变化。他跟文章里讲到的Inclusiveness Condition是比较类似的,后者是说,你从词库里选了这么多东西出来,你把它们合并、合并,你通过句法上的合并获得的语义只能来自你从词库里带出来的feature。

  对对对,吴可这个讲得很好,这是生成语言学跟构式语法非常非常大的一个理论上的差别。对生成语言学来说,不可能说因为你是一个存现句,你就有一个presenting function;或者说不能因为你是一个什么什么句,所以你就具备一个特殊的功能。跟结构没有关系——合并,feature variation,得到什么就是什么。

  No Tampering本身并不是一个特别具体的句法问题。Chomsky的ambition一直是cognition。他讲的是什么呢,你的认知在处理语言的时候你希望它的效率是最高的,如果X跟Y合并,因为你的合并导致X和Y本身发生了变化,你的进一步的computation就非常麻烦。所以他认为人类的语言机制是,你原来是什么,合并之后还是什么。

  这实际上还是描述层面的规律。不过这个描述本身很好,能给进一步的理论推进提供基础。

  我看了这篇文章,感觉跟以前很多生成语言学主流的大牛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很多大牛呢,已经不怎么去关心形态的问题了,除了Marantz这些DM的大牛以外。但是Rizzi这里讲到的lex feature对以后进一步的形态的研究是有帮助的。

  这让我想起了我们之前讨论过的Panagiotidis的Categorial features and categorizers那篇文章。(讨论记录见记一次“北京大学句法阅读研讨小组”活动)那篇文章里提出的一个观点跟Marantz、跟Borer这些人的主流的理论很不一样,但以这篇文章为切入点的话,我觉得是对的。就是说,他认为categorizer不是一个functional的东西,而是一个lexical的东西。它的功能是给你提供一种perspective,比如v给你提供temporal perspective,n提供sortal perspective。你们觉不觉得这跟Rizzi是相关的?

  不能说没有语义,functional head也有它的语义,比如D有deictic meaning,littlev有跟事件相关的语义,vP是一个event domain。但是categorizer的语义不一样,它们是一些跟时间的视角、种类的视角有关的意义,这个Panagiotidis已经有论述了。我觉得还是很符合直觉的。

  对的。但是要注意,移动本身不是因为带了这些feature,feature的agreement不一定需要移位,可以待在原位,只需要有C-commanding relationship就可以。那为什么有时候一定要移动,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你说这个head上有个EPP feature。而且,我觉得也会涉及到一些句法外的因素。比如说,像T feature,可以移动来check,也可以不移动;但是对于话题来说,大部分情况下它却一定需要移动,不管是中文还是英文。这其实是跟正常的agree feature variation是有差别的,因为这里你是没有选择的。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觉得跟信息结构有关,因为我们人类习惯性地认为放在前面的是个topic。当然,你也可以认为它语法化了,语法化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这个Topic-head永远带一个EPP feature。

  另外,head movement之所以可行,按照这篇文章的说法,它遵循了lex层面的Maximality。也就是说,Maximality要区分为词汇方面的和非词汇方面的。这带给我们一个启发:一方面按照现今生成语言学的观点,句子和词汇的生成都是按照同样的句法操作完成的;但为什么我们看到的语言,词是词,句是句。我觉得可以解释了,对不对?

  对。我觉得传统上汉语词和非词的划分争论很多,就是有一个假设,就是词和词组合,一定得到词组。但是按照这篇文章的观点看就不一定啊,词和词组合还可以是个词啊。

  嗯,对。另外,因为我一直对形态的问题感兴趣,也一直在教形态学的课,这篇文章能很好地解答形态学上一些原始的问题。按照DM的观点,同样的句法规则既作用于word formation,也作用于phrase structure,那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有词有句?现在就可以说,因为形成词的这些成分有个特殊的lex feature,如果进一步组合,碰到functional item,你就变成了phrase。

  关于head movement,我们要知道有个更重要的讨论,Rizzi没讲。就是Chomsky(2001)等人认为,head movement纯粹是PF的问题。Roberts (2010)年的专著里强调这不是PF的问题。如果你要论证这不是PF的问题,你要怎么论证?

  很好,Roberts用一章来证明,其实head movement会带来semantic effect。Rizzi只在文章中提了一下Roberts的这个观点,但其实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如果只是PF的问题,那跟句法无关了,就不需要在这里讲了。

  我想再多插一句。我们北大这边传统的描写语法对结构的分析,很喜欢用一对儿概念,叫做“粘合”和“组合”。

  啊,很好,“粘合”类似于incorporation,“组合”相当于merge。

  朱德熙先生的《语法讲义》里讲到了一系列的“粘合”和“组合”的区分,包括“粘合式述宾结构”/“组合式述宾结构”,“粘合式述补结构”/“组合式述补结构”,“粘合式定中结构”/“组合式定中结构”。这篇文章对我的启发是,我们可以用这样的理论来解释为什么所有的结构都可以分为这两类。

  对啊,如果是“粘合”的话,就是我们刚刚讲的有lex feature的;如果是“组合”的话,就是有functional item把lex阻断的。

  好的,这篇文章就讨论到这里。郝琦,你一定要整理出来,我觉得我们刚刚说的有些想法还挺好的。

本文链接:http://pinoyradio-uk.com/jufa/140.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