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黄大仙精准预测2015 > 句法关系 > 正文

第四讲 成分之间的语义关系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6-11

  在层次切分中,每切出的两个成分都是直接成分,直接成分之间可以用主谓、动宾、偏正、联合、中补等结构关系进行描述。如:

  对“熊老师上课”进行切分,得到两个成分:“熊老师”与“上课”,这两个成分就是“熊老师上课”的直接成分,它们具有主谓关系;接着对“上课”进行切分,也得到两个成分: “上”与“课”,这两个成分是“上课”的直接成分,具有动宾关系。

  直接成分是某一节点的女儿节点上的成分,“1”的女儿节点是“2”与“3”,所对应的成分分别是“熊老师”与“上课”;“3”的女儿节点是“4”与“5”,所对应的成分是“上”与“课”。

  直接成分之间具有姐妹关系,没有姐妹关系的成分是间接成分。间接成分是没有直接关系的成分。直接成分是“直接组成成分”的简说,间接成分是“间接关系成分”的简说。如“熊老师”与“上”在句法切分上是间接(关系)成分,它们之间有无别的关系?“课”与“熊老师”也是句法切分上的间接(关系)成分,它们之间有无别的关系?目前,人们只关注“熊老师”与“上”之间的语义关系,如施事-动作关系。至于“熊老师”与“课”之间有无别的关系,学界一般是不管的。

  练习:请描述哪个成分是哪个成分的直接成分,哪个成分跟哪个成分是间接成分。

  在这个结构中,“熊老师”与“非常高兴地”是间接成分,其中的“非常高兴地”在语义上指向“熊老师”,它们之间也有语义关系,叫指向关系。

  间接成分之间有某种语义上的关联,有时候可能会影响句法分析,如切分,甚至定关系。为避免句法分析受语义干扰,也为了解释相关的句法语义事实,这一讲讲成分间的语义关系。

  在语义关系的研究上,人们一般关注的是动词与相关名词之间的关系,如“施事-动作”、“受事-动作”等。其中的“施事”“受事”就是语义成分。黄廖本《现代汉语》中还列举了其它的语义成分,如:

  第一,根据语义关系,可以对主语、宾语等进行语义上的分类。如主语可以分成施事主语、受事主语与中性主语,宾语可以分成受事宾语、施事宾语与中性宾语。

  “十个人”跟“吃”虽是句法上的间接成分,但在语义上具有施事-动作关系。“一锅饭”跟“吃”实际上也是句法上的间接成分,但在语义上具有受事-动作关系。

  “一锅饭”虽跟“吃”是句法上的间接成分,但在语义上具有受事-动作关系。“十个人”跟“吃”也是句法上的间接成分,但在语义上具有施事-动作关系。

  第二,根据语义关系,可以区分表面结构相同的语言片段。有些语言片段在切分与定关系上都相同,但可以从间接成分之间的语义关系上区分它们,如:

  从表面上看,(B)的层次构造以及直接成分之间的结构关系和(A)全面对应,应该说结构完全相同。可是实际上(A)和(B)是有区别的。在(A)里,间接成分5和2之间有施事和动作的关系,在(B)里,相对应的间接成分5和2’之间没有这种关系。换句话说,(A)和(B)相对应的直接成分之间的结构关系相同,可是相对应的间接成分之间的语义关系不同。

  第三,根据语义关系,可以解释句法删略上的表现。这种语义关系的不同,可以帮助我们构拟它们的原生句子,并进而解释它们的句法行为。如:

  (A)中的中心语来自于“原生句子”中的主语位置,(B)中的中心语来自于“原生句子”中的状语位置。来自于原生句子中主宾语位置的中心语可以删略,来自于原生句子中状语位置的中心语不能删略。如:

  【“学生”是“喝”的施事,可作原生句子的主语,如“学生喝啤酒”,所以可以省略】

  【‘“啤酒’‘是’‘喝”的受事,可作原生句子的宾语,如“小张喝啤酒”,所以可以省略】

  【“万式”不能是“喝”的施事或受事,不能做原生句子的主宾语,可作状语,如“小张用某种方式喝啤酒”,所以不能省略】

  第四,根据语义关系,可以分化歧义。有的语言片段的歧义,很难从切分或定关系的角度进行分化。

  这个语言片段可以理解为:(1)“他是被反对的人”,也可以理解为:(2)“持反对意见的是他”。不论是哪一种意思,表面结构都一样,如上图所示,可是两种意义所代表的原生句子不一样。如:

  如果理解为(1),这个时候间接成分3(反对)和6之间蕴含着动作和受事的关系;如果理解为(2),间接成分6和3之间蕴含着施事和动作的关系。在前一种意义上,动词“反对”前头可以加上施事主语,如:

  “语义指向”,按陆俭明(2013)的定义,就是指句中的某个成分在语义上跟哪个词语或哪个成分发生最直接的关系。如:

  例(l)状语“喜滋滋地”在语义上跟“炸”的施事”他”相联系,即在语义上指向“他”;例(2)状语“早早地”在语义上跟‘炸”这一行为动作相联系,即在语义上指向“炸”;例(3)状语“脆脆地”在语义上跟“炸”的受事“花生米”相联系,即在语义上指向“花生米”。

  上面的状语指向主语时能跟主语构句,指向宾语时能跟宾语构句,如果它不能跟任何名词性成分构句则指向动词。如:

  这里的“喜滋滋的”“早早的”“脆脆的”都跟形容词相关,其中”喜滋滋的“与”脆脆的“是状态形容词,”早早的“是跟时间相关的副词,前者指向名词性的成分,后者指向谓词性成分。朱德熙(1982)会根据构句能力而认为这里的“de”是不同的,如”喜滋滋的“与”脆脆的“中的“de”是状态形容词后缀,“早早地”中的“de”为副词后缀。

  根据测试,这些介词短语分别指向主语“小张”、宾语“鱼”与动词“煮”。有些学者甚至可能会因为“在堤岸上”与“在铁锅里”指向名词性成分,而认为其中的“在”仍为动词。如张斌(1994)指出:

  这里的“饱”“光”与“好”分别指向“我们”“饭”与“吃”。刘丹青(1994)根据“好”类词只指向动词而建议设立唯补词。

  第二,体词性成分的语义指向是根据它能否跟另一体词性成分构成跟大的体词性成分。

  这里的“张三”在语义上指向“心情”,也可以反过来说,“心情”指向“张三”。最好的说法是“心情”指向“张三”。

  这句线)人多却肉吃得少。在前一种意思的时候,”就“指向”三个人”,排除了“四个人”“五个人”或更多人的可能性,显得人少;在后一种意思的时候,“就”指向“两斤肉”,排除了“三斤肉”“四斤肉”或更多肉的可能性,显得肉少。所指向的焦点在语音上的表现是重音。重音落在“三个人”上,“三个人”是焦点;重音落在“两斤肉”上,“两斤肉”是焦点。

  “我只借给他一本英语书”中,“只”可以指向“借”(只“借”没“送”),也可以指向“他”(没给除“他”外的别人),也可以指向“一本”(没借给他几本),还可以指向“英

  第二,为句法分析提供说明。句法分析只管直接成分之间结构关系,不管间接成分之间的语义关联,在句法分析时,要离析句法与语义两个层面。

本文链接:http://pinoyradio-uk.com/jufaguanxi/206.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